央广网

费德勒带领单反强势复辟?话不要说得太早!

2017-02-20 09:30:00来源:央广网

  那些多年来为单手反拍的未来忧心忡忡的球迷们,定会为今年的澳网喜笑颜开。男单四强中有三位单反选手,迪米特洛夫在与纳达尔的半决赛中五盘惜败,否则,我们原本有望见证自费德勒击败智利火炮冈萨雷斯的2007澳网决赛之后,整整十年来首次在单反球员间进行的大满贯男单决赛。

费德勒带领单反强势复辟?话不要说得太早!

  费德勒夺取澳网冠军

  错过首个大满贯决赛的迪米,短短一个半月已累积起16胜2负的总战绩,仍然是巡回赛中时下最火的球员;而费德勒澳网夺冠,更为单反复辟这把火添了一把好柴——想想看,如果迪米能尽快重返世界前十,而本月保分压力较大的蒂姆又能在前十行列hold住,那么男单世界前十中将会有四把单反。

  而在澳网双打赛场上,年富力强的冰岛单反好手孔特宁与其搭档皮尔斯男双夺冠,赢得自去年ATP伦敦总决赛后的又一重大锦标。与此同时还必须指出,当今男双世界第一、法国人马胡以及史上最伟大双打组合布莱恩兄弟,也都是单反。

  不过,单反复兴的主题在女子网坛并不存在。仍以今年澳网为例,打到女单第三轮时,32强中就已没有了单反球员的存在。斯齐亚沃尼已宣布今年将是她的最后一个赛季,文奇去年一度就曾考虑过退役;现世界排名第14位的纳瓦罗,已是排名最高的单反女子球员。即便你没有经历过纳芙拉蒂诺娃、金夫人甚至格拉芙的时代,你也定会想念海宁与毛瑞斯莫曾为女子网坛奉献的独特美感。

  单反是一种消逝中的艺术,单反球员是一种濒危物种,这样的唱衰论调已流行了十年。纵观历史,这未尝不是一种正确的观察,即便是今年澳网也不能将历史的车轮逆转——毕竟,三四十年前,单反球员可是曾占据主流;即便一二十年前,单反球员数量仍可与双反球员分庭抗礼。有统计数据显示,在1970到1990年代,单发球员赢得了六成的大满贯冠军;但在过去这十多年中,如果去除费德勒及其17个大满贯这一主要因素,单发球员就只赢得了10%的大满贯。

  但至少,在这个2017赛季的开年,单反的现状与未来都让人稍稍乐观。35岁的费德勒、31岁的瓦林卡、25岁的迪米、23岁的蒂姆,他们还有着科学有序的年龄排列。沙波瓦洛夫暴脾气误击主裁将其打上眼科手术台成为最近的网坛热闻,希望这能让他快一点儿心智成熟,17岁单反少年是去年温网青少年组男单冠军,未来可期。

  当然,还有一批单反老将仍在坚持,尤兹尼、洛佩兹、罗布雷多以及哈斯,曾经的天才少年加斯奎特也已年过而立。人们钦佩他们的毅力与职业寿命,希望他们能为单反多刷几年存在感。

  尽管单发正经历一次小小的复兴,但真要想成功“复辟”,还要看迪米、蒂姆与沙波瓦洛夫这几位少壮派和少年派能否最终迈上大满贯的冠军领奖台,而不是沦为双反球员的陪衬。毕竟,单反球员已无法在数量上与双反同行们抗衡,只能力图以质量取胜。

  单反球员的逐代减少,因素复杂,这与球拍与球线的科技发展、场地球速的普遍变慢以及现代网球对球员身体素质的重视均不无关联。经过提速的今年澳网见证了一届大打攻势网球的大满贯,如果更多赛事的赛事总监认可这一发展方向,令场地提速成为普遍风潮,也将为单发球员的孕育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

  当然,单反有其自身的独特优势与美感,但在面对对手强力上旋时有其固有弱点。费德勒固然在今年澳网决赛击败了纳达尔,但费纳决显得一边倒的交手战绩,恐怕已无太多机会逆转。有球迷就笑称,纳达尔在面对费德勒时的三大战术是——打你反手、打你反手、打你反手。不过,这场澳网决赛也证明了,通过更多地抽击而不是切削,通过击打球的上升期来遏制浓重的上旋,费德勒以及一定程度上半决赛中的迪米,都找寻到一条应对纳式上旋的解决之道,尽管这条道路相当高风险。

  有趣的是,在前年底ATP一条有关单反的视频采访中,费德勒曾表示,如果他的孩子们今后学习网球,连他都会首先推荐双反。双反击球动作更容易固定,而且也更适合力量不足的少年,恐怕也是现今世界上几乎所有青少年教练都会推荐的首选。在同一个视频中,德约还曾回忆,由于少年时期的教练崇拜桑普拉斯,曾让他短暂地尝试过单反;但小小年纪的他无法应对反手高球,遂改回双反,最终成为他的致命武器。

  单反的春天来了么?抑或只是一场回光返照?无论如何,都让我们享受这当下的一刻吧!从去年美网的瓦林卡,到今年澳网的费德勒,两位不同的单反球员连续赢得两项大满贯冠军,上两次已要远远地追溯到2000年法网和温网的库尔滕与桑普拉斯,以及2004年澳网与法网的费德勒与高迪奥了。

编辑: 穆天雨
关键词: 单反;费德勒;球员;复辟;澳网;单手反拍;男单冠军;库尔滕;男单决赛;大满贯冠军